北上廣深各自建了一個“圈”,機會風口悄悄在轉移

2020-05-13

近期,“都市圈”再次成為高頻熱詞。


01。
近日,深圳市發改委對外公佈2020年工作計劃,表示將加快推進深圳都市圈規劃編制,明確提及將協調東莞、惠州、河源、汕尾四市共同參與,助力河源、汕尾融入大灣區建設。

從“深莞惠經濟圈”到“深莞惠都市圈”再到“深圳都市圈”,名稱的變換,也帶來內涵的變化,“經濟圈”往往局限於產業層面的融合,而“都市圈”是經濟、生活、文化、教育等全方位的融合。

而從“深莞惠都市圈”到“深圳都市圈”,除了空間範疇擴容到莞惠河汕,更重要的是明確了深圳的核心引領作用。從去年開始,中央已經多次發文,要求提升中心城市能級,推動土地資源向中心城市傾斜,說明中心城市的首位度未來只增不減。

另外,這也是和國際接軌的做法,例如紐約大都市圈、東京大都市圈、大巴黎都市圈,都非常強調核心城市的名片效應。

深圳都市圈建成後,將實現37131平方公里的面積、3289萬的人口總量、42746億元的經濟總量。

除了深圳,廣州都市圈從去年也開始醞釀了,根據今年1月公佈的《廣州市“十四五”規劃編制工作方案》,《廣州都市圈規劃》已納入廣州十四五規劃。

有分析認為,廣州都市圈在原廣佛肇經濟圈的基礎上,有望增加清遠、韶關、雲浮等城市,這個“圈”的面積將達到71306平方公里的面積,3711萬的人口,40564億的經濟總量。

更重磅的是,5月8日,廣東省委、省政府對外公佈了《廣東省建立健全城鄉融合發展體制機制和政策體系的若干措施》。其中“點名”廣東五大都市圈——科學制定廣州、深圳、珠江口西岸、汕潮揭、湛茂都市圈發展規劃。

這五大都市圈,只有廣州、深圳獲得了冠名權,而另外三個都市圈,由於缺乏強有力的核心城市,暫時只能聯合冠名,但長遠來看,珠海、汕頭、湛江這三個省域副中心城市,將成為另外三個城市群的核心。

近期不少讀者問,汕潮揭建圈後,會否重新合併設立副省級城市?

我的感覺是,合併是有可能的,畢竟三地本來就是一家,但設立副省級城市幾無可能,廣東省已經有兩個副省級,再設一個副省級,對其他省就不公平了。比如諾大的中部六省,一直只有武漢一個副省級城市,可見這個門檻是很高的。

或者說,汕潮揭已經錯過了設立副省級的最佳時機,如果在改革開放初,潮汕地區憑藉獨特的僑商資源,像廈門那樣申報一個計劃單列市,倒是有可能的。另外需要注意的是,三地合併也不見得是最優選擇,因為合併之後,很可能會以汕頭為市中心,那潮州和揭陽會不會降級為汕頭的郊區?

02。

除了廣深,北京、上海、杭州、南京也在建圈,特別是北京拉上環京“北三縣”建了一個圈,感覺突破很大。

3月17日,國家發改委在官網公佈了“北京市通州區與河北省三河、大廠、香河三縣市協同發展規劃”,將打造國際一流和諧宜居之都示範區、新型城鎮化示範區、京津冀區域協同發展示範區。

關於這個“圈”的表述是:

“充分發揮北京城市副中心的輻射帶動作用,推進通州區與北三縣高質量發展,實現功能分工協同、交通互聯互通、生態共建共管、設施共建共享、安全聯防聯控,探索統一規劃、統一政策、統一標準、統一管控的協同機制,成為京津冀交界地區協同發展的典範。”

“以北京城市副中心建設為統領,著力打造國際一流和諧宜居之都示範區、新型城鎮化示範區、京津冀區域協同發展示範區。”

簡單來說,一是發布級別很高,由國家發改委直接發布;二是戰略定位很高,定位為京津冀區域協同發展示範區;三是含金量很高,北京地鐵將衝破行政邊界,直接修到北三縣。

推進城際鐵路建設,構建以北京城市副中心為主,亦莊站、燕郊站、三河站、香河站為補充的客運樞紐體系。

而在去年,上海也挑了7個城市,建了一個大都市圈。

長三角除了上海,一共有25個城市,上海從中挑選了蘇州、無錫、常州、南通、寧波、嘉興、舟山、湖州這7個小兄弟。

細看這7個城市,蘇錫常是和上海最緊密的,也是上海最穩當的後花園,南通則是上海的“新寵”,近年來發展速度堪稱環滬城市中最快,而且上海第三機場也有望落戶南通。

寧波、舟山則坐擁超級港口,與上海在港口互聯上充滿著想像空間,而且寧波商人與上海的聯繫非常緊密,兩地存在千絲萬縷的血脈關係與文化聯繫。湖州、嘉興則是離浙江离滬最近的城市,納入上海都市圈,也是應有之義。

建圈成功後,上海都市圈將成為中國經濟體量最大的都市圈。

南京都市圈則包含南京、鎮江、揚州、淮安、馬鞍山、滁州、蕪湖、宣城八市,總面積6.46萬平方公里、常住人口3674.7萬人,經濟總量32730.7億元。

有意思的是,南京都市圈八個城市,江蘇、安徽各佔4個,說明這個都市圈完全打破行政邊界,充分遵循了市場邏輯。

03。

都市圈到底是什麼新玩法?

2019年,國家發展改革委出台《關於培育發展現代化都市圈的指導意見》,標誌著我國現代化都市圈時代正式開啟,這一年也被稱為我國的“都市圈元年” 。其中明確提出目標,到2022年,都市圈同城化取得明顯進展;到2035年,形成若干具有全球影響力的都市圈。

和城市群相比,都市圈的“勢力範圍”雖然小一些,但城市之間融合發展的成本更低、動力更足、成功率更大,所以含金量要高得多。換句話說,城市群一般都在紙上,而都市圈真的是可以實現的。

更重要的是,都市圈和以往的經濟圈有很大不同。

大家知道,經濟圈側重於產業層面的融合,也往往止步於產業互聯。經濟圈時代的一個典型場景就是,兩個城市明明已經打成一片,但地鐵、公交就是不通,而且越是到行政交界處,路網就越爛。例如深莞惠經濟圈如此成熟,至今還沒有一條真正意義上的跨市地鐵。

說白了,經濟圈時代,城市之間沒有互通地鐵的義務,也缺乏這個動力,大城市會覺得幫小城市修地鐵,會加速自己的產業和人才外溢,是為他人做嫁衣。

而到都市圈時代,就完全不一樣,都市圈不僅僅是產業的融合,還有基建、文化、教育、醫療、社保等各個維度的融合,地鐵衝破行政邊界是最起碼的標準。在此基礎上,大城市優質的教育和醫療資源也會外溢到圈內小城市。

所以,都市圈時代的玩法完全不一樣。大家知道,經濟圈時代,城建的風口就是大城市自己的郊區,而在都市圈時代,打破行政邊界、實現城市間融合發展成為更緊迫的任務,財政蛋糕會向這個目標進一步傾斜。

在此意義上,環大都市特別是環一線城市的行政交界區域,會成為城市建設的新風口,這些區域的可變性特別強,存在“天塹變通途”、“農村變城市”的巨大契機。

那麼,都市圈的空間半徑到底有多大?它的邊界在哪裡?國家發改委《關於培育發展現代化都市圈的指導意見》有著明確的定義:

都市圈是城市群內部以超大特大城市或輻射帶動功能強的大城市為中心、以1小時通勤圈為基本範圍的城鎮化空間形態。

關鍵詞是“一小時通勤圈”,這是對都市圈空間範疇的限定,以目前的高速公路和軌道交通來測算,這個一小時通勤圈事實上就是以核心城市為圓心,劃一個大約80公里的圓圈。

在此意義上,環北京的“北三縣”,以及靠近北京新機場的固安、永清,環上海的蘇州、南通、嘉興,環廣州的佛山、中山、清遠,環深圳的東莞、惠州,會在都市圈時代發生劇烈的化學反應,這些地方的產業、基建、樓市都值得強烈關注。

文/ 孫不熟


分享